罗山县地方资讯
体育新闻

辛弃疾不光能写诗会打仗,还爱组饭局,饭局之上常有佳作产生_人

时间:2020-08-11 04:25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辛弃疾常在家里组饭局,前来赴宴的宾客一定要看清请柬上写的究竟是哪所“辛宅”,否则很容易跑错地方。朝中同僚曾弹劾辛弃疾“花钱如泥沙,杀人如草芥”,虽无关于他贪腐的确凿证据,但他即使在隐居期间也出手阔绰,财产来历的确不明。那醉倒高朋的篆冈,只

辛弃疾常在家里组饭局,前来赴宴的宾客一定要看清请柬上写的究竟是哪所“辛宅”,否则很容易跑错地方。朝中同僚曾弹劾辛弃疾“花钱如泥沙,杀人如草芥”,虽无关于他贪腐的确凿证据,但他即使在隐居期间也出手阔绰,财产来历的确不明。那醉倒高朋的篆冈,只是他在上饶带湖别墅群中的一处。此外,他在瓢泉(位于今山西上饶铅山县)也有居所;到了期思(今河南信阳淮滨县),因贪恋风景,又想在那里建座豪宅。

恭贺乔迁、观赏风色、礼尚往来、为朋友践行或洗尘等,都是辛弃疾组饭局的好由头,酒菜丰盛无比,他却谦称只是“小酌”而已。“闲饮酒,醉吟诗”,辛弃疾总是很忙,就算做不了沙场上的豪杰,他也要做饭局上的豪客。

在辛弃疾的饭局上,乐子总是很多,歌舞表演当属最重要的一项,但他不是心思细腻的苏东坡,管人家演奏的红牙板还是铁绰板,他只顾一边喝酒一边酝酿辞章。就算没有丝竹管弦,听他吟诗作赋也是饭局的一大亮点。宾客可随意给他命题,比如《四时歌》,他很快就能写出“也莫向、竹边孤负雪;也莫向、柳边孤负月”的名句。没人请他写词时,他就依照苏东坡的古韵自唱自和,偶然得了佳作,他就当起酒司令,引领宾客举杯尽欢。如果醉得刚好,他就当场写下这首佳作;如果醉到酩酊,次日醒来,他定要追记并补充快要忘却的绝妙好词。

辛弃疾借着酒劲写出的词,既能让失意者振奋,也能让得意者扫兴。朋友被贬官了,他说“且看凌云笔健”?你失业了正好,快来陪我练笔!朋友好心请他吃酒肉、看歌舞,他却说“歌舞正浓还有语”,劝诫朋友不要因耽于享乐而忘了收复失地。哪怕人家是因升官发财而欢欢喜喜地设宴,宾客都在说着吉祥如意的话,他也会一脸严肃地反复提及山河破碎之痛,最后弄得大家醉不成欢、惨淡而别。

围观者众的饭局总能刺激辛弃疾的创作欲望,但相对冷清的饭局也不影响他乘醉泼墨。雨初停、雪初霁,朋友带酒来访,辛弃疾往往当场就能填词数首,次日酒醒,觉得仍不尽兴,就再加两首。一次,他请朱熹、陈亮等人来赴饭局,前者失约,后者则匆匆而别。他自斟自酌,有点失落,立刻放下碗筷作词一首。五天后,陈亮很有默契地前来索词,他正好可以交差。还有一次,他独自到一户酒家小饮,为贯彻“不动笔墨不开席”的原则,四处找不到纸的他索性就在墙上挥毫泼墨。掌柜一边心疼自家的大好粉壁,一边庆幸他是写好词的文人、而不是题反诗的逆贼,否则恐怕自己也得跟着掉脑袋。

除了文人墨客,辛弃疾的饭局上也不乏莺莺燕燕,可他并不拿正眼瞧她们,偶有提及,也是聊些诸如“红巾翠袖”的直男式撞色搭配。有一阵子,他因养病而暂时戒酒,还将家里的歌伎都遣散了,事后虽也写词来怀念,却只见豪迈气概,几无风流情致。如此想来,还是跟苏东坡一起吃饭更有意思。


标签:

Power by DedeCms